春节假期将至,辛苦了一年的打工人纷纷返乡与亲朋好友共度佳节。茶余饭后,三五知己间难免要来几把“掼蛋”、搓几圈麻将助助兴。亲友间的娱乐,如果带上点“小彩头”,有了点“小输赢”,是否属于赌博呢?日前,北京二中院披露了一起相关案例,对上述行为是否属于赌博作出释法说理。

朋友四人春节打牌,因涉赌被行政拘留10日

案情显示,何某、刘某、陈某、王某四人系多年好友,2023年春节期间,四人相约在某台球厅包间内打麻将。当日,北京某区公安分局民警接到群众举报后到现场检查,检查中发现牌桌上有四色筹码,何某等四人各持筹码若干。

北京二中院介绍,因涉嫌赌博,民警对四人进行传唤调查。经调取四人的微信聊天记录及四人的供述,公安机关查明:何某等四人约定通过打麻将的方式赌博。为避免使用现金,四人约定使用筹码计算数额,再通过微信转账。每人初始筹码为2个红色、8个白色、10个黑色,红色一个500元,白色一个100元,黑色一个20元。四人约定结算输赢的方式是输的人用初始筹码数额减去牌局结束后手里剩下的筹码数额,最后将结算的钱转账给赢的人。

经调查,公安机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条规定,决定给予何某等四人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款五百元的行政处罚。

何某认为,其不具备赌博的主观故意,现场使用的筹码仅仅是用来证明输赢的娱乐工具,公安机关所作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故起诉请求撤销处罚决定。

法院经审理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条规定,“以营利为目的,为赌博提供条件的,或者参与赌博赌资较大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处五百元以上三千元以下罚款。”

本案中,何某等四人虽然未直接使用现金赌博,但通过某区公安分局调取四人的微信聊天记录以及四人的供述,足以认定其四人约定以结算筹码的方式进行赌资支付。公安机关在现场起获的筹码,依照四人约定的计算方式,每人赌资2000元,合计8000元。何某等四人的行为已经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条规定的“参与赌博赌资较大”,依法应予处罚。公安机关根据在案证据并结合何某的违法情节对何某作出的处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量罚适当。综上,法院依法判决驳回了何某的诉讼请求。

法官:通过筹码方式结算赌资仍然属于赌博

未使用现金而是使用筹码结算赌资是否构成赌博?

北京二中院法官介绍,为了规避处罚,不少赌徒都会选择使用筹码从而避免直接使用现金结算赌资。但通过筹码方式结算赌资的,仍然属于赌博。《公安部关于办理赌博违法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通知》第六条规定,“赌博现场没有赌资,而是以筹码或者事先约定事后交割等方式代替的,赌资数额经调查属实后予以认定。”即便不使用筹码而是以“打欠条”“记账”等方式结算的,只要查证属实,仍可认定为赌博。《公安部法制局就<关于办理赌博违法案件有关法律适用问题的通知>的电话答复》(2005年9月5日)第二条就规定,“‘打欠条’属于《通知》第六条规定的‘事先约定事后交割’方式,欠条所载金额经调查属实后可以认定为赌资。”

上述法官还指出,通过上述规定可知,只要参与赌博的各方事先有共同约定,不论赌资以何种方式结算,都不会影响对其赌博行为的定性。本案中,何某等四人虽然在赌博现场未使用现金结算赌资,但其四人对筹码代表的价值以及最终的赌资结算支付方式进行了明确的约定,因此其四人的行为定性并不会因为现场未起获赌资而改变。

输赢数额多大算是“赌资较大”和“情节严重”?

北京二中院法官解释,考虑到各地经济发展水平差异,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条并未对“赌资较大”作出统一的规定,而是将这一标准的确定授权给各地自行制定地方性法规、规章等规范性文件。关于赌资数额的确定,若能查清个人赌资的毋庸赘言,无法查清的,则以参赌财物的价值总额除以参赌人数的平均值计算。

北京二中院法官介绍,以北京市为例,“赌资较大”和“情节严重”的标准分别由以下两份规范性文件作出规定:《北京市实施治安管理处罚法细化标准(试行)》规定,个人赌资300元至500元,处五百元以下罚款;500元至1500元,处五日以下拘留;1500元以上,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北京市治安管理行政处罚裁量基准(2018年修订版)》规定,以下情形属于赌博“情节严重”:……参与赌博个人赌资1500元以上,或者共同参与赌博财物合计6000元以上。

北京二中院法官表示,从上述两份规定可以看出,在北京市,个人赌资300元以上的,即可构成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条中规定的“赌资较大”,个人赌资1500元以上或者合计赌资6000元以上的,则属于“情节严重”。具体到本案,何某等四人每人投入赌资2000元,合计8000元,显然属于“情节严重”。因此,公安机关依法决定给予其四人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款五百元的行政处罚,在量罚上是适当的。

赌博的违法后果有哪些?

北京二中院法官介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均对赌博的违法后果作出了明确规定。参与赌博根据情节严重程度不同,除了会承担前述法律规定的行政责任或刑事责任外,部分职业如律师、职业医师等,还会面临注销资质、行业禁入等后果。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参与赌博被处罚后,还将受到党纪政纪处分甚至开除公职。

法官建议:娱乐亦应遵循法度

北京二中院法官提示,小赌不怡情,大赌必伤身。春节期间亲朋好友之间打牌搓麻将适度娱乐可以增进感情,但一定要坚守法律底线。

北京二中院法官建议,娱乐亦应遵循法度。亲戚朋友聚会打牌的初衷是为了娱乐及增进感情,而不是为了借此赢得财物。计算输赢的方式可以替换为做家务等,尽量避免以财物方式计算。同时,遇到赌博活动勿围观。司法实践中发现,相当一部分涉赌人员一开始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在赌博现场围观,然后在不知不觉中就参与了进去,最终被公安机关一并查处。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对于赌博活动现场应尽快远离,不要驻留围观。

此外,上述法官还指出,莫入网络赌博陷阱。随着信息网络和移动支付技术的发展,近年来利用“红包”、直播竞猜、网上投注等方式进行的网络赌博开始萌生。这种新型赌博方式往往以施以小利诱人参与,而后在不知不觉中让参与者深陷其中。对于这种迷惑性较强的新型网络赌博,应充分提高警惕,莫要落入陷阱。

编辑:谭在龙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央广网”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24小时报料热线400-800-0088;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线上投诉。版权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cnrbanquan@cnr.c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