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范电竞酒店等新兴业态治理、构建未成年人心理健康保障体系、加强法治教育预防涉未成年人犯罪、建立健全托育服务相关法规制度……促进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全面发展,历来是全国两会关注的重点,也是党中央关心、人民群众关切、社会关注的重大课题。命题已出,如何作答?今天,《检察日报·未来周刊》聚焦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关注的未成年人保护问题,讲述检察机关发挥未检业务集中统一办理以及未检工作贯穿未成年人司法保护全过程的独特优势、当好青春“法治护航员”的积极举措。

从上万人的住宿登记中逐一筛查,固定证据后提起公益诉讼,最终促成——

电竞酒店,不让未成年人踏进一步

近日,河北省正定县检察院依托法治副校长,通过开展问卷调查、解读典型案例、播放普法视频等方式,向辖区30余所中学的学生们讲解入住电竞酒店的危害性及相关法律规定。

这是正定县检察院在新学期开展的第一堂法治教育课。正定县检察院之所以把新学期第一堂法治教育课锚定“未成年人禁入电竞酒店”这一主题,源于近期该院办理的一起民事公益诉讼案件。

线索来源:未成年人诈骗竟是为了支付电竞酒店费用

2022年3月23日至4月初,17岁的张某某冒充某信贷公司的客服人员,拨打电话进行诈骗引流,导致他人被骗21.2万余元。张某某从中获利4581元。公安机关将案件移送审查起诉后,正定县检察院依法向法院提起公诉。2023年4月,张某某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万元。

像张某某一样,冒充信贷公司客服人员实施诈骗的还有17岁的高某某。2022年3月至4月初,高某某诈骗他人3万元,从中获利4781元。

王某某在明知高某某通过拨打电话进行诈骗引流的情况下,仍帮其提现1万余元,并从中牟利1100元。2022年11月30日,高某某、王某某案办结。

“我们在办案中发现,张某某、高某某等人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时,基本是住在辖区某电竞酒店内,且是为了支付电竞酒店费用而实施拨打诈骗电话、出售银行卡等违法犯罪行为。”正定县检察院第一检察部副主任李静告诉记者。

电竞酒店违规接待未成年人甚至引发犯罪的现象,引起李静的高度重视。作为正定县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的负责人,李静梳理了该院自2022年6月以来办理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发现在14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有7起案件的涉罪未成年人具有入住电竞酒店的经历,他们分别涉嫌电信网络诈骗、性侵等犯罪。

据介绍,电竞酒店是指通过设置电竞房,向消费者提供电子竞技娱乐服务的新型住宿业态。它起源于国外,近年来在我国大中型城市渐渐兴起,主要依托电竞游戏为消费者提供电竞场所和设备以及电竞相关服务,一般分为专门电竞酒店、普通电竞酒店和电竞网约房三个类别,核心客户群体以90后、95后等“网生一代”为主,男性占比近九成。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国内电竞酒店市场近两年来保持平稳增长势头,目前全国电竞酒店数量已突破2万家,未来还会有超过40%的传统酒店可能改造成电竞主题酒店,电竞酒店届时会成为酒店细分领域中的主流房型。

走访调研:3家电竞酒店违规接待未成年人700余人次

“在办案中,我们通过走访有关部门了解到,辖区取得特种行业经营许可证的电竞酒店有5家。我们随即对这些电竞酒店是否存在违规接待未成年人的情况进行摸底调查。”据李静介绍,2022年9月27日,正定县检察院邀请该县公安局对上述5家电竞酒店逐一走访,现场查看酒店设施情况,调取线上线下住客登记信息,通过对上万名住客身份信息分析筛查,发现其中3家电竞酒店竟然违规接待未成年人700余人次。

“在走访过程中,我们还发现两个孩子从学校旷课出来,正在其中一家电竞酒店的房间内玩游戏。通过询问得知,这两个孩子曾多次与朋友到该电竞酒店入住玩游戏,所提供的监护人信息都是假的。”李静告诉记者,这3家违规接待未成年人的电竞酒店的房间内均设有电脑、床、洗手间,有的为2张床,有的为3张到5张床不等,主要提供互联网上网服务和住宿。

“电竞酒店跟普通酒店的区别是什么?”

“电竞酒店可以打游戏,电脑配置比较高,可以满足住客打游戏上网的需求。”

“你认为电竞酒店跟网吧有何区别?”

“都能上网打游戏。电竞酒店比网吧私密性更高,玩游戏累了可以躺床上休息。”

…………

在向电竞酒店经营者了解相关情况后,办案检察官对能联系到的多次入住电竞酒店的25名未成年人进行重点询问,从获取电竞酒店信息渠道、电竞酒店配置、入住电竞酒店目的、电竞酒店是否提供无限制上网服务等方面搜集证据,了解了电竞酒店以高品质电竞上网为噱头,招揽未成年人入住并提供无限制电竞上网服务、侵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违法事实。办案检察官通过现场勘验,查明了上述3家电竞酒店的所有房间均为电竞房间的事实。

2022年10月17日,正定县检察院对存在问题的3家电竞酒店再次走访调查,发现其仍在接待未成年人上网。正定县检察院将此线索和走访调查结果层报河北省检察院。经河北省检察院批准,2023年4月,正定县检察院对3家涉案电竞酒店进行民事公益诉讼立案调查并履行公告程序,公告期满后将案件移送石家庄市检察院。

法院判决:电竞酒店应在显著位置设置未成年人禁入标志

“请求法院依法判令禁止接待未成年人,并在电竞酒店入口显著位置悬挂未成年人禁入标志;依法判令在国家级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2023年6月,因前述存在问题的3家电竞酒店违规接待未成年人入住并提供互联网上网服务,侵犯了未成年人的健康权,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石家庄市检察院对其提起民事公益诉讼。

2023年10月,石家庄市中级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自2021年起多次接待众多未成年人入住,并提供电竞游戏服务,有入住的未成年人在酒店涉嫌犯罪。在全部客房均能提供电子竞技娱乐服务的情况下,被告接待未成年人入住并提供电竞游戏服务的行为既侵害了未成年人的健康权等合法权益,影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成长,又损害了国家和社会的公共利益,作为侵权主体的被告应当承担向社会公开赔礼道歉的民事责任。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第58条规定,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等不适宜未成年人活动场所的经营者,不得允许未成年人进入,经营者应当在显著位置设置未成年人禁入标志。故该酒店应当在显著位置设置未成年人禁入标志。

2023年12月,石家庄市中级法院依法作出判决,判令3家电竞酒店禁止违规接待未成年人,并在酒店显著位置设置未成年人禁入标志;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在国家级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

为推动电竞酒店新业态长效治理,正定县检察院与该县公安、文旅、市场监管等部门召开座谈会,就电竞酒店属性、监管职责划分、执法依据等问题进行研究讨论,并联合会签《关于电竞酒店管理中保护未成年人工作联动协作机制》,明确了由公安机关负责监督电竞酒店落实实名登记及未成年人入住“五必须”规定,文旅部门负责监督电竞酒店落实禁止接待未成年人及悬挂未成年人禁入标识,检察机关负责线索移交及相关协调工作。同时,公安等部门联合在全县开展电竞酒店专项治理,辖区13家配备电竞房间的酒店均张贴了禁止未成年人入住标识,经营者已全部明确知晓禁止接待未成年人,基本实现了电竞酒店未成年人零入住,有效规范了电竞酒店新业态发展。

2023年3月,河北省正定县检察院检察官李静在辖区某学校开展禁止未成年人入住电竞酒店相关普法宣传。

此外,正定县检察院持续开展校园普法活动,并向入住电竞酒店的54名涉案未成年人的家长制发督促监护令,告知其电竞游戏对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危害,建议其加强监管、了解成长动态,共促未成年人健康成长。

127家“小饭桌”变身“安全桌”

山西朔州朔城:共促校外托管机构健康规范发展

近日,小高(化名)走进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检察院检察官赫研梅的办公室,从书包里拿出一份成绩单,向赫研梅和她的同事们讲述自己的学习规划和目标。小高身上发生的变化,让大家很是动容。

小高是一起强奸案的被害人。两年多前,13岁的小高在往返“小饭桌”途中和在“小饭桌”宿舍睡觉之际,被司机张某某多次实施猥亵和性侵,其情绪因此变得异常不稳定,并产生厌学情绪。在家人的多次追问下,小高终于说出了实情,并鼓起勇气报了警。最终,张某某获刑十三年。

案件虽已办结,但检察官的工作还在继续。检察官经走访了解到,小高家中有身患重病的奶奶和尚未成年的弟弟,全家生活依赖于其父亲的种地收入,属于村里的贫困户。对此,朔城区检察院依法为其申请了司法救助金,并支持小高对“小饭桌”经营者王某(系张某某的妻子)和侵害人张某某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其对小高实际产生的医疗费等有关费用和精神损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最终,王某共赔偿被害人各项损失16万元。

2023年5月,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检察院组织相关行政机关召开“小饭桌”治理公开听证会。

在此基础上,朔城区检察院对辖区127家校外托管机构进行了走访调查。针对少数校外托管机构存在的为学生提供夜晚住宿服务,但未取得特种行业许可证、未经消防安全检查等情况,该院以行政公益诉讼立案,并向该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应急管理局发出公益诉讼诉前检察建议,向该区教育局、公安局、行政审批局发出社会治理检察建议。

在办案过程中,朔城区检察院及时向该区委政法委报告了该案情况。2023年5月,朔城区政府在收到区委政法委的案情通报后,专门召开会议部署了相关工作,决定由该区综治中心牵头相关行政机关开展校外托管机构安全问题专项治理,彻底消除安全隐患。同时,朔州市检察院在全市推广朔城区检察院办理校外托管机构安全问题行政公益诉讼案的相关经验,在全市部署开展了“小饭桌”等校外托管机构未成年人检察公益诉讼专项监督活动,以检察力量助推校外托管机构健康规范发展。

网络“大灰狼”被判七年

湖北监利:在海量电子数据中发现他案线索

多次对女孩实施“隔空猥亵”,案发后居然谎称自己智力发育有问题,最终司法鉴定拆穿了他的谎言。经湖北省监利市检察院提起公诉,被告人胡某某被法院以猥亵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胡某某提出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于近日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21年12月,胡某某通过某手机App,与不满14周岁的小丽(化名)相识。二人熟悉之后,胡某某开始聊一些两性方面的话题,并以给小丽钱财、为小丽购买物品等为由,诱骗小丽拍摄、发送隐私部位照片和视频。小丽的父亲在查看女儿手机时,发现女儿在网上给陌生男子发送自拍照和裸体视频,遂于2022年2月到派出所报案。

2023年5月,监利市公安局以胡某某涉嫌猥亵儿童罪,向检察机关移送审查起诉。承办检察官在审查全案材料后,提出补充侦查意见,要求公安机关移送胡某某与小丽的微信聊天记录等电子数据,同时对小丽拍摄的视频、照片等证据进行固定、移送。

公安机关采纳意见,进行了补充侦查,调取了胡某某包括QQ、微信、快手聊天记录等存储在手机中的电子数据,以及与本案有关的视频。之后,承办检察官在梳理此案全部电子数据时发现,胡某某还以相同手段与其他网友聊天,具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遂立即对胡某某决定逮捕。

该案在审查过程中,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的《关于办理强奸、猥亵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开始施行,其中第9条正式明确了“隔空猥亵”与普通猥亵一样,以强制猥亵罪或者猥亵儿童罪定罪处罚。承办检察官依据该司法解释认为胡某某“隔空猥亵”的行为构成猥亵儿童罪,因其猥亵儿童多次、猥亵手段恶劣,法定刑应在有期徒刑五年以上。

针对胡某某及其辩护人、家属提出的胡某某智力发育方面的问题,检察机关委托精神病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鉴定意见显示:胡某某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2023年11月,湖北省监利市检察院检察官对胡某某涉嫌猥亵儿童案出庭支持公诉。

2023年9月,监利市检察院就胡某某涉嫌猥亵儿童罪一案提起公诉,建议判处胡某某有期徒刑八年至六年。2023年11月,监利市法院以猥亵儿童罪判处胡某某有期徒刑七年。一审宣判后,胡某某不服,提出上诉。近日,二审法院经审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编辑:谷欣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央广网”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24小时报料热线400-800-0088;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线上投诉。版权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cnrbanquan@cnr.c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