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爷早上好啊,打电话来是想问问您调解书收到没有?回家了吗?”电话这头的是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法官黄丽娴。

  听到“回家”二字,电话那头83岁的张大爷哽咽着说:“调解书前两天就收到了,今天女儿就接我回家。法官,谢谢你。”

  事情要从几个月前说起。

  八旬老人起诉继女

  “妻子2017年病逝后,两继女霸占了我和妻子共有的房屋,我不得已入住养老院,请求法院依法对房屋份额进行明确……”收到诉状后,考虑到保障老年人居住权益的迫切需求,黄丽娴马上与被告曹氏姐妹取得联系,但二人却表示对这起诉讼感到诧异。

  二人所述的“故事”版本与张大爷的诉状大相径庭。

  在这个版本中,30多年前,丧偶的张大爷与离异的曹阿姨相识,张大爷带着两个儿子,曹阿姨带着两个女儿,重新组成了六口之家。诉状中提到的房屋,是张大爷和曹阿姨婚后购得。曹阿姨去世后,姐妹两人因顾及张大爷感受,一直没有对房屋进行处理。

  “我们父女间虽没有血缘关系,但30多年来相处和睦,不是亲生胜似亲生,我们不相信诉状所写是继父的本意,霸占房屋一事更是子虚乌有。”姐妹俩说,前不久到养老院看望继父时,老人提起房屋一事神情凝重,不愿多说。她们怀疑继父提起诉讼是两个儿子在背后唆使,希望法院能够尽快查明事实。

  诉讼背后另有隐情

  多年的办案经验告诉黄丽娴,遗产继承纠纷的背后,往往隐藏着经济利益的矛盾、赡养义务的推诿、情感关系的纠葛,尤其是再婚重组家庭,双方各自育有子女,牵涉关系更为复杂,亲情账更加难以厘清。

  “当下,查清张大爷提起诉讼的真实诉求是关键。”黄丽娴决定约双方当事人到法院进行面对面调解。

  调解当天,张大爷在儿子小张的陪同下来到法院。对于诉状落款处的签名是否为张大爷本人所签,曹氏姐妹和小张起了争执。张大爷则一直沉默不语,眼神中透露着无奈。

  “我想,老人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家里人对簿公堂。大家还是先冷静下来,听听张大爷怎么说。”在黄丽娴的引导下,张大爷父子才缓缓道出真相。

  原来曹阿姨过世后,张大爷跟随两个儿子生活。由于精力、能力有限,兄弟俩无奈只能将父亲送去条件一般的养老院。他们认为自己承担了主要赡养义务,日后理应继承属于张大爷的全部房产份额,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希望在张大爷有生之年明确房屋分割比例,并要求张大爷在诉状上签名。小张也表示,之前认为曹氏姐妹霸占房产是一场误会。

  误会解开后,黄丽娴就继承份额问题向双方进行释法说理,小张和曹氏姐妹均表示愿意按照法定继承比例分割房产。

  调解至此,诉状所涉问题就解决了,可张大爷却别过脸去,用手背擦拭眼角,深深叹了口气……黄丽娴察觉到张大爷的微表情,感觉到他的心结还没有完全解开。

  晚年有了着落

  得知兄妹间从未就父亲的赡养问题坐下来好好聊聊,黄丽娴意识到对于张大爷来说,房产分割的结果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的晚年如何度过。

  于是,新一轮的调解又开始了。黄丽娴首先对小张进行批评教育:“如果觉得独自负担养老问题有压力,可以先和其他赡养义务人协商解决,要充分考虑老人的幸福感获得感,把父亲送去养老院也不等同于赡养义务履行到位。”小张听了,默默低下头。

  她同时向曹氏姐妹强调,按照法律规定,继子女接受继父母抚养的应承担赡养扶助义务。“我理解曹阿姨的去世对你们打击很大,但与其沉浸在过去,不如好好珍惜眼前人。张大爷对你们姐妹俩一直视如己出,你们是否愿意为张大爷晚年幸福生活尽一份力呢?”姐妹二人当即表示愿意将张大爷接回家中照料。

  接着,黄丽娴跟张大爷商量:“如果由姐妹俩负责照顾您日常起居,您对房产份额分配是否要考虑调整?”张大爷缓缓道出:“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和家人在一起度过余生,老伴留给我的那份就由姐妹俩继承吧!”曹氏姐妹对此方案表示认可,当场签署了调解笔录。小张也对姐妹俩不计前嫌解决父亲养老问题表示感激,并承诺以后兄弟姐妹四人一起把父亲照料妥当。

  调解结束后,张大爷终于露出了笑容。在曹氏姐妹和小张一同搀扶下,张大爷离开了法院,一家人一起回家了。

编辑:谷欣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央广网”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24小时报料热线400-800-0088;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线上投诉。版权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cnrbanquan@cnr.c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