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苏州知识产权法庭)副庭长徐飞云

“法槌起落,对于我们来说无非是多了一个案子,但对于企业来说,一件知识产权纠纷的胜败甚至关乎企业的生死存亡。”参与审理了2000余件知识产权案件后,徐飞云心中有关公平正义的理解更加深刻,也更为笃定。

那是一起因滥用知识产权制度引发的不正当竞争案件。

健康公司(化名)是一家呼吸防护用品的生产企业,生产的口罩等防护用品质量优良,在2012年就已获得美国、欧盟的认证证书,产品远销海外。

花头公司(化名)在2012年与健康公司合作期间,抢注了健康公司在先未注册商标,后续又围绕健康公司的企业字号和商标陆续抢注了超过16枚商标。2015年,双方合作破裂,花头公司依据其抢注的商标,针对健康公司发起了3起知识产权诉讼,3次行政和行业协会投诉,23次电商平台投诉。

“一次次举报,一次次下架,向平台多次申诉后,部分产品才得以重新上架,这样的事情反反复复,实在是折腾不起了。”健康公司负责人老王一脸痛苦与无奈。

与此同时,花头公司威逼利诱的短信也没停过,一遍遍刺痛着老王只想着本本分分做生意的心。

“我现在已经是很多大公司的知识产权法律顾问,我可以预估商业战争的发展路径和结果。”

“我盯着给你设各种障碍,也是浪费我的时间精力。”

“和解吧,只要你有诚意,商标我都转给你。”

面对全方位围追堵截,健康公司连续几年都无法正常经营,大把的财力和精力都用于应对这个昔日“好友”挖的“坑”,健康公司经营举步维艰,一度陷入崩溃的边缘。为此,健康公司作为原告,将花头公司起诉至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满桌子的卷宗写满了原告在过去几年被围追堵截的一幕幕,写满了原告因合作伙伴选择不慎带来的无尽痛苦,也写满了法律制度被“钻了空子”时产生的巨大破坏力。徐飞云内心忐忑:“案子一旦处理不好,将会让被告借法院之手把一家好端端的生产企业彻底打垮。”

棘手的是,健康公司要求被告花头公司停止投诉举报、停止抢注商标,但是被告认为投诉举报是宪法赋予的权利,法院无权剥夺,申请商标也是其法定权利,至于商标是否应被撤销或无效,只能是商标局来决定,司法不能越权行使行政机关的职权。

“法,不能向不法让步。一定要给诚信经营者撑一次腰!”越了解案件事实,徐飞云内心越发坚定。不过她也深知,作为一名裁判者,千万不能感情用事,不能被一时的情绪所裹挟,只有在去除个人情感因素后,在法律框架内寻找到妥当的解决方案,才能真正地实现公正。

检索案例、学习文献、研读知识产权司法政策……那段时间,徐飞云一直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各类材料、案例、报告摊了一地。

“找到了!”回想起那一刻,徐飞云现在还是止不住的兴奋,像是一位驰骋沙场的将军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最佳“武器”——诚实信用原则。

“权利的行使必须有一定边界,且不得损害他人合法权益。”

“表面上看起来,被告是在行使正当权利,实为利用法律漏洞抢注商标。”

“抢注了别人的商标还屡次挑衅‘正主’,恶意维权、恶意投诉,谋取高额不法利益,这种行为不能忍。”

“决不能让法院成为不法行为的洗白之地。”

在分析研判、调查沟通、论证验证的过程中,这些话在徐飞云的脑海中反复盘桓。

认定被告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判令停止继续投诉举报,停止抢注商标,着重考虑被告的主观恶意以及行为性质,加大赔偿力度。思路厘清之后,论证的过程就水到渠成。徐飞云脸上的阴霾逐渐消散,眉头也舒展开了。

“磨了好几年,现在终于有盼头了。真是守得云开见月明,感谢徐法官为我们公司前行之路清障除碍!”原告老王回忆起拿到判决书的那一刻,喜悦之情记忆犹新。

案件的妥善审理,让曾经直呼“撑不住了”的企业焕发出勃勃生机,这让徐飞云觉得欣喜,一次次反复奔波调查取证,一个个伏案钻研不能寐的夜,至此都有了定数,一切都是值得的。

编辑:谷欣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央广网”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24小时报料热线400-800-0088;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线上投诉。版权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cnrbanquan@cnr.c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